首页 > 医疗健康> 江夏医疗队_武警陕西总队医院医疗综合楼

江夏医疗队_武警陕西总队医院医疗综合楼

作者: 佚名 2022-01-13 09:11:36 医疗健康 0次

3月13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援鄂医疗队在武汉大学的樱花树前拍照。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柯皓 通讯员 邱琼 摄)

3月13日,援鄂医疗队队员们在武大校园里合影。(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柯皓 通讯员 吴江龙 摄)

受邀赏樱的江苏援鄂医疗队队员高燕(左),向前来迎接的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护士长赠送绘画和南京云锦等礼物。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梅涛 通讯员 朱梦然 摄)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胡蔓 曾莉 龙华

暖阳柔洒,微风不燥,那些曾经无数次在脑海里幻想的镜头,终于在这个和煦的春天走进了现实。

等到凌晨也要面谢恩人

感恩,是融入武汉市民骨髓里的因子。

“恩人,终于等到你们回来了……”3月13日凌晨1时许,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国家医疗队队员们与他们曾救治过的新冠肺炎康复患者郭平平,在酒店门外相拥而泣。

这一刻整整等了300多个日夜。得知恩人要回武汉,郭平平带着妻子、孩子和同事朋友们,于当晚8时来到医疗队下榻的酒店等候。不巧的是,队员们下飞机后受同行邀请外出,很晚才能回来。

武警陕西总队医院医疗综合楼_激流之战s队n队h队x队_江夏医疗队

“说什么我也要等他们。”郭平平不顾亲朋的劝说,执意带着妻儿等候在酒店门口。只为见一见恩人,道一声感谢。

医疗队回酒店已是深夜,人群中,郭平平一眼就认出了副主任医师韩建峰。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与韩建峰紧紧抱在了一起,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郭平平和亲友们一个劲地将鲜花和武汉特色食品塞到队友们的手里。

回忆起郭平平的治疗经历,韩建峰记忆犹新。当时,40多岁的郭平平住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新冠肺炎七病区,他的病情不是特别严重,但核酸检测结果却总在阴性和阳性之间反复跳跃,导致他内心焦虑、崩溃。队员们达成默契,每天早上都会去病房和郭平平聊天、谈心,同时安排心理医生提供心理疏导。

“去年,我们走得很匆忙,头一天接到通知,第二天就要回西安。那时,我在病房外面哭,他在病房里面哭,足足1个多小时,才把情绪控制住。”护士马佳佳说。

马佳佳的眼角、眉梢都洋溢着重逢的喜悦:“以前在病区的时候,他看不到我们的样子,总说下次见面一定要拥抱一下,这次,愿望实现了。”

记住恩人的这份情

武警陕西总队医院医疗综合楼_激流之战s队n队h队x队_江夏医疗队

“孩子,就是这些叔叔、阿姨救了我们,他们为武汉拼过命,你这辈子都要记住江苏恩人的这份情……”3月13日早晨,应邀到武汉大学赏樱的江苏援鄂医疗队代表们早早起床,循着热闹街道上的香味江夏医疗队,来到江夏弘志街边“大牛”早餐店,想尝尝地道的武汉早点。没想到,正坐在后排过早的一对母子突然站了起来,激动地拉着南京医科大学附属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贾凌医生的手,流着眼泪、声音哽咽地反复说着感激的话语。

一时间,过早的市民们纷纷站了起来,为江苏医疗队鼓掌、鞠躬,早餐店“躁动”起来。

早餐店李老板也放下手中尚未下锅的热干面,走过来紧紧握住贾凌的手:“感谢你们为武汉作出了贡献,今天的早餐我请客,免单!”过早的市民再次鼓掌。拗不过队员的一再坚持,早餐店的老板最终收下了早餐钱,看着医疗队离去的背影,他竖起了拇指。

“去年大年初二,江苏医疗队驰援江夏区,加入我们、成为‘我们’。”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协和江南医院)党委书记韩军感慨万千。该院住院患者“清零”后,他们又匆匆离去,来不及细细了解这座城,更错过了武汉最美的春天!

13日上午,队员们来到武汉大学赏樱。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周游医生,伫立在这漫天飞舞的樱花与青色琉璃瓦、朱红色窗棂相映成画的景致中,久久不愿离开。“比电视中看到的武大樱花要震撼多了,更真实、真切!但也有一种错觉,要不是大家都戴着口罩,还以为过去的一年都是梦。”

“这里有我们深深的牵挂。重返武汉,既是兑现一年前许下的约定,也是‘以花为媒’深化两地医护友谊。”贾凌由衷感慨道。他表示,今后将持续加强与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密切联系,持续加强重症医学相关领域学术交流,互通有无、共同进步。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